动物中的贵族—实验动物

发布日期: 2015-01-29 【关闭】

贵族,实验动物?什么东东?

 

一提“动物”,蹒跚学步的孩子都能知道家里陪他玩的猫咪和狗狗属于动物.又多读了几年书的,还能大致说出“宠物动物”、“食用动物”、“野生动物”等不同的分类来,虽然界限有些含糊,但对这些涵义总还有那么点感觉。但什么是“实验动物”?究竟是把动物做了实验?还是做实验需要动物?恐怕即使成年人也道不出个子丑寅卯来。

 

其实诸位还真说对了:广义的讲,实验动物就是做实验的动物,但规范地讲,是指用于科学研究的动物(所谓实验用动物);狭义上说,实验动物是指经人工培育,对其携带的微生物实行控制,遗传背景明确或来源清楚,用于科学研究、教学、生物制品或药品鉴定以及其他科学实验的动物。

 

忒拗口。又与“贵族”何干?

 

首先,实验动物一定有名有姓,被广泛应用的实验动物品系还必须出身名门。例如制备单抗必不可少的BALB小鼠:1913年,贝格博士(Bagg)从美国商人欧希尔(Ohio)处购得的白化小鼠原种,以群内方法繁殖;1923年麦克·多威尔(MacDowell)开始作近交系培育(兄妹交配,或亲代与子代交配),至1932年第26代时引到Snell, 命名为BALB/c品系(小写字母c是毛色隐性上位基因,表示白化),;1935年引到安德尔文特(Andervont)处,从此BALB/c广为传播和应用;1951年第72代引到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1985年由中国医学科学院实验动物研究所从美国NIH引进第180代。BALB/c小鼠目前已成为全球生命科学研究领域使用最广泛的实验动物品系之一,且分布全世界的BALB/c小鼠的遗传相似度达99%。如此清晰明确纯正的出身背景和遗传特征,堪比人类中的名门望族!

 

但是不是只要来自人工培育就属于实验动物了呢?非也。例如猪、羊、马等家畜动物,人工驯化史要比常规的啮齿类实验动物早了上千年,但至今仍没有严格意义上的农用实验动物。为什么?因为培育目的不同。实验动物从概念形成之日起,就被“且行且珍惜”——受到严格的饲养方式控制和微生物净化。以小鼠和大鼠等实验动物为例,要有目的地、逐级排除特定的病原体,首先不能带有使自身,甚至饲养和使用人员患病(人畜共患病)的细菌、寄生虫和病毒(基础级),再去除对科学研究干扰大的病原(清洁级动物),又进一步排除潜在感染或条件致病的、对科学实验干扰大的病原,即达到无特定病原体(SPF)级。不同微生物等级的实验动物饲养在相应等级的封闭环境里,终生吹着温度、湿度、速度恒定的空调,并且,空气通过高效过滤, 食物是经过高压或辐射灭菌的,饮水是经过反渗透除粒子的,一辈子不用打疫苗预防针,不吃抗生素,比人类的贵族还娇生惯养呢!

 

但与啮齿类一年一个世代不同,猪、羊、马等大中型动物,饲养设施面积大,生命周期长,易感和携带的致病性病原体与人类更接近,造成的生物公共安全更严重,应该排除的特定病原体种类更多,而干净未接种过疫苗的种源动物少之又少,凑在一起组建个家族太不容易。结果导致至今农用实验动物仍非常缺乏。有什么后果吗?比如,要想研究高致病性禽流感病毒是如何从鸡起源、在猪体内转了个圈后,怎么就能把人致死了的原因,必须要利用自身“干净”、不感染各种直接或间接相关致病性病原体的鸡和猪做实验,获得的数据和结果才能准确和可靠,否则,如果实验中的鸡和猪出现了咳嗽、发烧症状,是因为人为接种了被研究的禽流感病毒呢,还是本来就感冒着,甚至仅仅是因为下了场不合时宜的雨呢?

 

如此说来,实验动物的确是独特的实验载体和重要生物材料,是评价和监测生物产品有效性及安全性的“活试剂”,更是生命科学研究各领域不可或缺的支撑条件。全世界各国都卯足了劲看谁的实验动物种类品系多,标准高,质量好,谁就率先在科研和生物制品产业拥有了“先进武器”。事实上,美国、日本、欧盟等畜牧业发达、疫病控制手段先进的国家和地区,农用实验动物的研究已经发展得相当迅速了。中国拥有全球饲养量最大的猪和羊,品种资源丰富,成熟的常规实验动物研究团队,庞大的动物疫病诊断和检测研究人员,已经具备较完备的技术储备。未来只要对咱们的动物种群摸个底,发现最干净、生产性能最佳、对疫病最敏感的猪群、牛群、羊群或马群,饲养在规范标准的实验动物饲育设施内,制定出应排除的特定病原体种类,就能建立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符合中国国情的农用实验动物群。

 

当科学家们做研究用的猪啊、牛啊、马啊,都自身健康,饲养环境不受外界干扰,遗传背景清晰明确,到那时啊,什么禽流感啊、口蹄疫啊、狂犬病啊,就离浮云不远了!

 

中国农业科学院哈尔滨兽医研究所  韩凌霞 供稿

中国实验动物学会

二〇一五年一月二十九日

【收藏】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