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敬的科技工作者]冲锋在“抗疫”前线的勇士——动研所鲍琳琳教授

发布时间:2020-06-02 17:30:40
分享到:
 

 
     自2019年12月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中国医学科学院医学实验动物研究所(以下简称“动研所”)承担了科技部科技攻关任务“2019-nCov动物模型构建”项目。疫情科技防控成功的关键之一,在于动物模型,因为动物模型是评价疫苗和筛选药物、研究致病机制和传播途径的必需工具,没有这个工具,疫情的科技攻关成果就只能埋没于实验室,无法应用于临床。

      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

      接到科技攻关应急项目后,研究所第一时间成立了应急工作组,积极投入到这场人类与病魔的战役中来。鲍琳琳教授在国家危难时刻,挺身而出,主动请缨,作为主要执行人承担起此次科技攻关项目。

      鲍琳琳虽然年轻,却经历了自非典以来的历次突发传染病战役。非典时期,她还只是一名研究生,却坚决要求加入非典战役,跟随当时的巾帼女将——秦川教授一起进行动物模型攻关。随后,禽流感、手足口病、甲流、H7N9、MERS、寨卡,历次国内外重大疫情时,都有她冲锋的身影,一次次锤炼,铸就了钢铁般的意志;一次次探索磨炼,铸就了精湛的技术;一次次成功攻关,铸就了扎实的平台与团队。今天,她已经从非典时的懵懂少女,成长为学富五车的教授、博士生导师。在瘟疫再次肆虐时,她也像当年的老师一样,成为了一名巾帼战将。

      这次疫情来势汹汹,感染人群和病死人数都高于2003年的SARS,因此针对此次疫情开展的科技攻关项目的危险程度有多高是可想而知的,虽然生物安全三级实验室(ABSL-3实验室)识别了所有的生物安全风险并进行控制,但不可否认风险依旧存在。“我是共产党员,我是一名国家培养出来的专业科研人员,现在国家面临危难,党考验我们的时候到了,需要我们冲在前面的时候到了”,正是怀着听党召唤,报效祖国的家国情怀,鲍琳琳教授带领她的团队冲在了抗击疫情、科技攻关的第一线。

鲍琳琳(右)和团队成员讨论实验

      舍生忘死不留名,惟愿山河早无恙

      自研究所应急工作组建立以来,鲍琳琳同志与团队人员一起,在秦川教授的指导下,每天奋战在动物生物安全三级实验室(ABSL-3实验室)内,夜以继日地进行模型构建工作。“我从事这项工作,知道这项工作的重要性。模型早一天问世,就意味着疫苗和药物早一天出来,疫情早一天结束”。为了早日完成科技部交给的任务,团队成员轮番上阵,经常连续工作十七八个小时,至今没有休息过一天。

      动物生物安全实验室历来是防疫科技攻关战要攻夺的第一处堡垒,是必争之地,也是天下第一险关。感染了高剂量病毒的猴子,远比病人要危险。给动物感染病毒、清扫含高浓度病毒的粪便、解剖动物尸体,这些极其危险的实验环节,哪一步都半点马虎不得。ABSL-3实验室与外界压差约为-100Pa,长时间在里面工作,对体力和精力都是极大的挑战。他们同医护人员一样,每天身着厚重的防护服,进入实验室后不能去厕所,不能吃饭喝水,脱下防护服,脸上、手上都会留下深深的印痕。尽管团队里多为年轻人,但长期超负荷工作令每个人精疲力竭。作为团队的负责人,鲍琳琳总是不断鼓励团队为大家加油打气,还会在办公室提前为大家准备一些零食,每天上班时,她都会叮嘱大家“好好吃饭,保养好身体”。而她自己却经常忙到忘记吃饭,最后一个离开实验室。

     疫情爆发的时候,正值我国传统节日春节,作为孩子的妈妈,她也想在家照顾年幼的女儿,也想与家人共享团聚的欢愉。然而,肆虐的疫情恰似一声声诏令,为了早日取得抗击疫情的胜利,为了千万个家庭的健康平安,为了让患病的祖国母亲早日康复,她毅然选择了没有硝烟却艰难无比的前线,带领团队在危险中“逆行而上”。

      踏平坎坷成大道,斗罢艰险又出发

      时间就是动物模型。

      时间就是疫苗和药物。

      时间就是生命。

      与17年前的非典不同,当时在资源匮乏、技术空白的条件下,摸索了半年时间,才建立了国际首个动物模型。现在,鲍琳琳团队在秦川教授的教导下早已今非昔比,“十七年磨一剑,此剑屡屡斩妖魔”,她目光冷峻,却动作犀利有效。

      1月22日深夜获得病毒,连夜感染小鼠,至29日,短短7天,便成功建立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人冠状病毒受体的人源化小鼠模型。29日,获得高剂量的病毒,立即感染实验猴,短短9天,再次建立实验猴模型。自此,科技攻关的战役终于找到了战场,疫苗和药物找到了试金石。她的团队也创造了动物模型应急研制历史上的奇迹,遥看一骑绝尘,喟叹望尘莫及,她的成就,足以慰藉实验动物学界国内外无数先辈的努力。

      鲍琳琳同志就是这样一位优秀的共产党员,就是这样一位敢于负责、敢于担当、敢于奉献、敢于战斗时代勇士。